安徽这个小村庄张震将军“始终忘不了”(图)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0日

  安徽这个小村庄张震将军“一直忘不了”(图)

  来历:宁夏在线

  “张震将军归天了,我们一家都感应很哀思。他很热情,真是一个好人。我跟他的秘书联系了,这两天可能去北京怀念。”63岁的盛志席,是宿州市埇桥区芦岭镇盛圩烈士陵寝办理员。张震在抗战期间曾遭日寇包抄,是盛志席的母亲协助其出险。后来,张震曾两次到宿州,也曾多次邀请盛志席一家前去北京做客。

  遭日寇突袭,村妇帮他出险

  2003年11月,89岁高龄的原副主席张震,在他的回忆录中满怀密意地写道:“多年来,我一直忘不了宿县东南的这个小村庄。”他所说的这个村庄,就是今天宿州市埇桥区芦岭镇丁桥村的盛圩子。

  时间倒回到74年前。

  据《党史纵览》记录,1941年11月17日,时任新四军四师参谋长的张震在小秦家(今固镇县仲兴乡耿武村小秦家天然庄)召开一次党政军联席会议。第二天晚上会议竣事,宿东游击支队长姚运良考虑到在小秦家住久了易遭仇敌袭击,建议最好顿时挪动一下。

  散会后,张震在游击支队保镳连的护送下,沿沱河堤岸急行军至盛圩子(今属宿州市埇桥区芦岭镇丁桥村)。因为天黑路不熟走错了标的目的,先后两次叫门请领导带路,惹起沿途各村的狗狂叫,导致本来只要10公里的旅程,却走了4个小时。三更12时进入盛圩子后,喊门找房子又足足费了半小时,直到19日凌晨1时,才全数宿营歇息。大师因为日夜劳累,很快就入睡了。

  盛圩子距门东李车站日军宿营地只要5公里,附近各村狗的狂啼声,以及盛圩子农家越来越多的灯光被日军所察觉。19日破晓,日军分3路搭车向盛圩子袭来。姚运良探明敌情后,仓猝跑到张震窗前,高声喊道:“104快走,仇敌来了!”

  104是张震的代号,张震起头还认为是开打趣,没有承诺。姚运良看着日军一个个跳下汽车,急得跺着脚喊道:“仇敌到门口啦!快走呀!”张震这才发觉环境不妙,当即边指令姚运良组织部队保护机关突围,边翻身起床拿起枪,叫参谋张文秀带上皮包和千里镜,同保镳员一路冲出门外。刚出门,只见几个日军端着枪,高声喊叫着冲了过来,相距只要几步之遥。

  “张震将军其时住在我家,家有围墙,门口被日寇围了,没有路走。”盛志席说,这时候他的母亲孔秀英站了出来。孔秀英示意张震弯下腰,沿着墙脚,拐进房子西侧一条向北的冷巷,冲出巷口进入一条旱沟。他们以沟中茂密的芦苇为保护,再向北中转沱河岸边。这时,张震与前来策应的游击支队通信班汇合,后过桥穿越沱河,转移到平安地带。“过程很惊险,我母亲生前跟我说过良多次。”盛志席说。

  “为了保护张震将军撤离,此次战役27人牺牲,此中18小我就埋葬在盛圩子,构成了18座烈士墓。”盛志席说。

  张震将军在回忆录中说忘不了宿县东南的这个小村庄,现实上他不单没健忘,还于1981年和1999年两次到访,探望牺牲烈士。

  1981年八一建军节前夜,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张震到宿县地域查抄指点工作。一到宿城,他顾不上歇息,就在中共宿县地委副书记郑英保等人的伴随下,驱车直奔盛圩子,祭扫在反“扫荡”中勇敢牺牲的战友。“其时持续几全国雨,加上18座烈士坟场势低洼,四周都是积水。张震将军看着都哭了,他说‘此刻我们都享福了,烈士们还躺在水里。盛志席说,张震将军庄重肃立在烈士墓前,向烈士们致哀,久久不肯离去。

  过后,中共芦岭镇党委和镇当局,在上级党委和民政部分的指点协助下,遵照张震的建议,积极谋划,多方筹集资金,整修了烈士坟场,1985年又扩建成占地1.5万平方米的盛圩烈士陵寝。高峻的留念碑耸立园中,上面有张震亲笔题写的“盛圩战役烈士留念碑”。“1999年,张震将军又来了一次。”盛志席说。这一年,85岁的张震从副主席的岗亭上离休,他仍然不断思念着宿东抗日按照地的长者乡亲,也十分惦念在盛圩子反“扫荡”中牺牲的战友,他掉臂战友和家人的劝阻,执意在有生之年再到宿东看看。

  这年5月15日,张震在夫人马龄松和次子张连阳的伴随下,率领身边工作人员又一次来到宿州。在盛圩烈士陵寝,张震将军望着耸立的留念碑,数着一座座坟墓,追想旧事,感伤万千。为暗示对战友的纪念和敬意,他和家人姑且凑了4000元钱,请本地当局协助在烈士墓前各立一块石碑,写上烈士的名字,不知姓名的,就刻上“无名烈士碑”。

  不久,芦岭镇当局为留念张震盛圩之行,特地在烈士墓前立碑一块,上书:“公元一九九九年蒲月十五日,原国度军委副主席张震同志携夫人及后代亲临盛圩烈士陵寝,拜谒烈士陵墓,并捐款4000元整。刻碑铭刻,以谢其意。”

  没健忘恩人,多次邀请做客

  盛志席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张震将军1981年去盛圩子时,还曾特地到他家看望。“那次张震将军跟我母亲碰头了,过了40年,两边都不认识了。”盛志席说,“我母亲还不晓得来的人是谁,张震将军还特意问了我母亲当初救人的颠末,终究是切身履历,必定忘不了,说得没有一点差错。”

  盛志席说,自从建筑了烈士陵寝,母亲孔秀英就自动成为陵寝的权利办理员。“1995年之后,母亲年纪大了,看护陵寝的工作就由我交班了。”盛志席说,“2005年,我母亲归天,让我们打动的是,张震将军还放置秘书发来唁电。说起来曾经过去10年,真的让人感伤得不得了。”

  现实上,在这之前,张震将军也不曾健忘当初的拯救恩人,几回邀请孔秀英一家到北京做客。“我印象中去了很多多少次,第一次是1992年,张震将军写信邀请,我们去了北京。他那时候在国防大学,由于太忙,放置了秘书邓生成带我们玩。”盛志席说,“第二次是1999年,我们去了他的办公室,也去了他家。他人很是热情,和蔼可掬,一点架子都没有。”盛志席说,后来全家人还受邀去过北京,可是曾经不记得是什么时间了。“可惜张震将军曾经归天了,再也见不到了。前两天我跟张震将军的秘书联系了,筹算去北京怀念,何处人良多,我可能这两天去,即便不去也要发个唁电,以示悼念!”盛志席说。

  王昊本报记者徐文兵盛圩烈士陵寝中的烈士留念碑由张震将军亲笔题写。(图片由盛志席供给)

  作者:图片由盛志席供给

  相关文章保举阅读美图保举

(编辑:admin)
http://mongcycles.com/sx/278/